正文 第49章:阴差与阴差

  “没什么意思。我很想知道你的名字,但要确定你会和我站在一起。”曹有道也微笑着看了回来:“你看,只是轻轻一刀,彻底湮灭他的灵魂。很简单。我不杀他,不等于你不能杀他。”

  杀了张保国,等于彻底和政府对立。一位副检察长啊……政府心再怎么大,也决不允许挑衅权威的存在。

  不……且不说暴露与否,如果不答应对方的条件,今夜……就是他和宝安市阴间的坐头龙撕破脸的时候!

  全场鬼物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曹有道的脸色也渐渐冷了下来。

  “我不明白。”四分钟的时候,他幽幽叹了口气:“不过一个区区凡人而已,我不知道你怎么和他有了交集。更不明白,为什么以你我的生命,会对一个凡人的命数如此犹豫。”

  四分三十秒的时候,秦夜终于开了口,微笑着说:“上官,你知不知道,哪怕死宅也有他的底线啊……”

  “比如大小姐的蕾丝,比如初音的抱枕,如果弄坏了这些东西,死宅也会和你拼命的啊……”

  “哈……我也只是说说而已。”秦夜抓了抓头发,脸上的笑容有些释然:“我呢,虽然平时也没什么正形。和普通的阴差估计不太一样。偶尔也喜欢出卖出卖朋友,不过几十年的老熟人,灵魂放在自己面前,要自己去了结他,还是有些强人所难啊。”

  话音未落,秦夜身上阴风骤起,一道银光骤闪,夺的一声,已经牢牢将曹有道的手钉在了桌面上。

  同一时间,他的身形包裹在一片阴气的海潮中,闪电一样朝着张保国的灵魂冲去。

  轰隆!阴气浩瀚,所过之处普通鬼魂灰飞烟灭,半秒时间,鬼差服已经附着于身。长刀闪烁之间,抓着张保国的两个纸扎人尖叫中化为飞灰!

  “走!!”不管听不听得到,秦夜抓住张保国的灵魂一声大喝,闪电一样朝着门口冲去。

  二楼,曹有道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勾魂索天外飞来,将他的手刺了个对穿,钉在桌面上。可惜没有一丝血液流出,只有无尽阴气蔓延。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刹那,整个二楼猛然崩溃,一股远超秦夜十倍以上的阴气海啸爆发,席卷全场!

  所有阴魂颤抖不已,膜拜在地。就在苍茫黑雾中,一道身影长啸而出,于半空中化为一道黑色虹光,直指秦夜而去!

  斜襟黑色衮服,绣三圆黑白谛听暗纹,头戴黑色镂空六合一统帽。一道道纯黑色的阴气从七窍中缭绕而出,唯一不同的,是曹有道没有鬼头刀。而是背后背着一柄剑。

  秦夜疯了一样跑着,拘魂有多强他太清楚了,只要被追上有死无生。到时候只有发动阎罗印一条,但接下来,就是对方疯狂的追杀,而且绝对不计一切代价!

  到时候……这个漩涡的中心本来是宝安市,立刻就会对准自己,而且提前度绝对远超对宝安市的渗透!

  快,更快一些!通道中所有鬼物,看到他冲出来的一刹那,全都愣住了。随后,疯狂地咆哮着,朝他冲了过来。

  刷刷刷……过道上的灯火一点点从身后开始熄灭。一道汹涌的阴气如影随形,一点寒芒直指秦夜后心,仿佛死神踏着黑暗而来。

  “滚!”秦夜长刀在手,一手抓着张保国灵魂,一手刀光如同午夜梨花,前方所有阴灵根本不是对手。抢先一步冲入了电梯之中。

  快……他眼睛都有些发红,用力一锤,随着一声嗡鸣,镜面上出现-6的字眼,随后大门一关,飞快地朝上冲去。

  “天真。”曹有道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这是本官打造的地方,想走就走,想留就留,是不是也太不给本官面子了?”

  呵……秦夜恨不得给张保国灵魂一下,他一直以为自己还是很自私的,平时出卖王成浩毫无心理压力,天知道刚才怎么脑子一热,就把张保国给救下来了。

  “原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已经深入灵魂了吗……”苦笑了一声,死死握紧手中鬼头刀。下一秒,电梯顶的灯光,忽然变成了惨碧!

  整个电梯房间,一片森然,阴风骤起,冰寒入骨香港历史开奖记录!如果是人类在这里,看到这一幕恐怕会汗毛倒竖尖叫起来。

  如同有鬼执笔,笔直地勾画出道道线条,本来映照的是他的影子,一瞬间,却变为了一条幽深的长廊,没有灯光,只有惨碧的鬼火反光。黑色阴云如同呼啸的巨兽,一道身影天外飞仙,从所有镜子中反射过来,直刺他的咽喉。

  下一刻,曹有道的身影清晰可辨,出现在所有镜子之中。就在这一瞬间,秦夜猛然一蹲,手中鬼头刀横扫,根本不管砍到没有。紧接着,肩膀上一阵剧痛。

  肩膀上血流如注,他根本没工夫管。镜子中曹有道的身影简直诡异地不可思议,竟然脚朝上死死抓住天花板,站在镜中世界。

  “你知道吗……都说夜晚两点半,镜前梳头,可以看见前世的自己。”他轻轻竖起长剑,成竹在胸地开口:“镜子从古至今,都是沟通阴阳的存在。而我,却在这里,现在,看到了你的来世。”

  话音未落,十几面镜子中,十几个曹有道的身影同时刺向秦夜的天灵盖。墙上符纸疯了一样扬起,头顶鬼火长灯闪烁不定。

  对方刚一出手,秦夜就感觉到了其中强大的阴气,等级差距太大了,鬼差只是村级干部,拘魂是县级干部,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嗤啦啦!剑未到,气先到。他的鬼差服尖叫起来,凭空裂开一道道小口。他狠狠咬了咬牙,再无犹豫,阎罗印碎片轰然爆发!

  一道剧烈的黑光,整个电梯都摇曳了一下。数秒之后,所有符纸停息,上面的数字居然又一次开始上升。

  叮咚……随着电梯门打开,秦夜喘着气走了出来。长长舒了口气。而身后的电梯房间,所有镜子完全成为碎片,露出后面一片漆黑的墙壁。

  漫天符纸飘散,他强忍着肩膀的剧痛,放开了张保国的灵魂,看着对方飘飘悠悠飞入半空。

  同一时间,-6之下,曹有道愣愣地提着剑,难以置信地看着前方空荡荡的电梯层。

  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对方身上爆发出了一种极其可怕的力量。这种力量……他很熟悉。

  “秘宝碎片!”他握着剑的手都在颤抖,嘶哑地咆哮:“这是地府秘宝碎片!!”

  “难怪……难怪敢有恃无恐地来到这里……我就在奇怪他到底怎么从地府湮灭中活下来的!不过,你真的以为你能从宝安市逃掉?”

  他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眼中血红已经消退。阴气缭绕中,又回复了成功人士的外貌,冷笑道:“我说过的……只有我们,能看到对方。”

  秦夜身形已经幻化为了普通模样,他穿的本来是白T恤,系现在半身血红,看了看手机,还是夜晚三点。

  喃喃地自怨自艾,一楼,刘老头端坐在桌子旁,面带笑容,已经沉睡。他拖着石头一样的腿往上走去。

  二楼,三楼……当走到三楼的时候,不知道哪个学生发出了一声“鬼啊!!!”的尖叫,然后扑通扑通跑开。

  秦夜苦笑着看了看自己,衣服血红,灯光昏黄,走路的姿势一拖一拽,还真的是……和鬼片一模一样啊……

  温馨提醒:若遇到白屏或错误!请刷新一下网页;或点击屏幕中间,在底部菜单栏「换源」切换小说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