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問鏡-還是討厭造化一脈就是偽君子历史图库

  一方面打壓純化一脈把所有的純化劍仙趕出去.害死.一方面配合羅剎鬼王配合分裂真界.配合魔門魔化真界.然後口中喊著我們在維護論劍軒

  李伯才言語鋒芒凌厲「論劍軒維持到今日,是靠哪個?不是在那兒持劍獨舞的葉半山,而是『複雜』、讓你們看不透的造化軒主,是我們這些頂著劍修的帽子,維護劍修的地盤,卻連名正言順的名號都拿不出的傢伙!」

  說這種話的時候有沒有摸著良心當他們用論劍軒的招牌.資源的時候不是頂著劍修的名義能用?

  「事無不可對人言。我們的目標很清楚,天地宇宙之中,勢必要有靈變之法的一席之地。「我們沒有道德之法做磨劍石,卻也能在茫茫天地間,淬得鋒芒,比之劍修這等看重天資、性情等等虛無縹緲之事的修行之術,我們更紮實、更牢固,劍修可以名動天下,我們為什麼不能?」

  這段話更是狗屁.如果事無不可對人言.造化劍仙何必在洗玉湖底搞小動作跟羅剎鬼王搞七祭五柱..

  用劍修的資源拿劍修的名字作事拿好處還鄙視劍修.連自己的名頭都不敢亮出來的貨色.當然明正言順的名號都沒有.還說什麼名動天下?

  用論劍軒的名頭.用論劍軒的資源.還瞧不起論劍軒.拿起碗吃肉放下碗罵人就是最好的寫照

  我觉得,纯化和造化就好比兄弟俩,之前是老大的实力更强名气更大,但是不能因为老二不够好就说人家不配和老大一个姓啊......造化一脉一直是论剑轩的一部分,“看不上”另一部分的纯化不影响他们维护论剑轩。西征之后的论剑轩要是没有造化,大概比元始魔宗还早没落,除非曲无劫放弃救友的计划回去,但是曲无劫心里明显十七剑仙比较重要。造化一个四级剑仙,离开论剑轩也能开宗立派(何况造化一脉本来也有不少人),但叶半山陈龙川两个剑仙能撑得起一个门阀吗?在真界能占据资源到底是靠名号还是靠实力?那些加入论剑轩的剑修难道不知道论剑轩分纯化造化两脉嘛,加入哪边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所谓事无不可对人言,就是目的可以说,但是布局完成之前自己揭破不是傻的吗→_→哪怕是鱼刺,重建上清这么正当的理由也要先扯个“后圣”外加乘势而起......

  陈龙川也不能说是造化故意害死的啊,围攻陆沉那个级别的战斗,造化也不可能算清,只能说打架冲得快容易挨打,就像结尾叶半山冲进地火魔宫,连影鬼昊典刑天都想不到。

  至于救世主好像也没有认过,不算好人是真的,伪君子称不上吧。鱼刺形容的比较精确“不管他人死活”

  造化剑仙硬要论道德水平,比鱼刺差点,比罗刹黄泉强点,大概约等于...影鬼??

  以離塵宗無暇劍夢微來說.她跟造化一脈相比較也不遜色.但是她不是劍修只是一位用劍的修士

  既然用論劍軒的招牌收人.用十數劫留下的修練心得.收集的資料去推演劍陣.就不要一副委屈的說是我們要維護

  最後造化劍仙以聚仙橋施展絕大神通,強行分陸劃界,攜造化、凌霄、天尺、飛電、千重五峰,並半邊靈綱山脈,以及數千弟子,破空直入東海深處。如果當年造化就這麼做還算名正言順.在最後..

  再说你是不是对论剑轩那些剑仙的作风有什么误解......斩妖除魔没错,魔门修士还斩妖除魔(天魔)呢,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自己和门人的修行啊

  “不否认有那种**,但这里聪明人更多。聪明人才更要争,长生路不是绣花品茶,容不得迂徐和顺,容不得从容不迫。尤其是越往上走,彼此追求的长生之理就越是容不得异议,历史图库,一旦碰撞,就要拼个你死我活。当年剑修西征,不正是由此而生?正是天机一线,有你无我,不夺奈何?”

  刑天便拿出指点的架势:“修道之人,最贵者惟‘道’而已,其次方是性命。当年八千剑修西征,说一千道一万,也不外乎‘道不同不相为谋’七字而已。”

  力所能及的时候斩妖除魔卫道,关键时刻为了目标不惜代价,曲无劫昊典造化都是这么做的:

  【玄黄终究还是有点儿忌讳:“斩破三千世界,一个不好就可能引得虚空崩坏,亿万里天地溃灭,在修行界可说是禁术,没有人把它拿到台面上来的。还有,若是无劫大人仍在世的消息传出去,还不知要惹出什么麻烦……”】

  这还能说他有把握不出事,他设计中永沦之地与剑园会造成多大冲击,剑园周围难道不会生灵涂炭?他为救友自愿进入魔门体系,与此同时作为无量虚空神主自己能做多少恶事他心里不清楚吗

  昊典那“用百万血狱鬼府妖魔炼出来的诛神刺”,血狱鬼府跟真界没通道,除了天裂谷,也有谷中异种挡着出不来,她为了炼诛神刺而去杀戮,对那些妖魔来说岂不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这一定不是罗刹鬼王喜欢看的东西,却完全遮掩不住,连她也是头一回如此明晰。

  你说的这种后果,甚至不是罗刹鬼王像要看到的,她想要的是让真界“开动起来”,而不是毁灭真界(虽然万一真毁了她也不在乎......)

  可造化一脈把這種印象給打碎了.然後踩到爛泥裡去.再吐口水補上一句純化沒用了

  听得悠悠道韵,余慈忽地平静下来,心思正如明月,悬照大千,一应所见,尽都明透。

  八景三十六天,已经立起,更随八景宫加持,覆盖一界,如今比上清体系,还要强上一截,也要深刻许多。

  只不过,巫神体系终究还支着架子,玄门体系化用其法,修补则根基不固,重塑则因果加身,正是两难境地。

  以造化一脈的態度去培養.衝著論劍軒名號或者純化一脈進來的劍修只會出現類似金瞳神將彭索的人

  就像李伯才罵彭索一樣「你連過程、風格、目標都搞不清楚,最起碼的思維都不見,這種模樣,活也好,死也罷,也配稱男兒?你這麼做,老子會笑,葉半山,還有那個拿出靈綱劍圖的傢伙,恐怕會哭啊!」

  純化劍修的心態在造化一脈的環境成長.不會長歪?不會迷惘??連路都看不清要怎走了.

  論劍軒是真界劍修祖庭.持劍修牛耳.如果只剩下拿劍的修士.全天下的劍修會怎想??

  說極端點造化一脈頂論劍軒的名號是在謀殺劍修這個職業.如果在多個三五劫的時間